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女记者
女记者
和野清子是电视台的一名女记者,刚满二十岁,年轻貌美,很多人都在追求她,但她却不着急,她现在只想在事业上作一番成绩,但是干了半年多,却没有受到重用,想了很久,她终于想通了,只有讨好大野台长才有可能得到提升,于是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那天下午,当她走进台长的办公室时,发现在大野注视她的目光中充满着慾望,此时她下了决心,为了自己的前程她要放弃抵抗,要投入大野的怀抱,但是要含蓄,不能让大野看出她是自愿的。
她把文件交给大野,然后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大野的答覆。大野好像对文件很感兴趣,看得十分认真,一会儿工夫,他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慢慢地踱着步。清子心里十分乱,正在这时她听到身后拉窗帘的声音,她知道这是大野干的,她也预感到他要干什幺了,心里一阵紧张。
果然,大野走到沙发后从清子身后伸出了双手,一只放到了清子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,另一只放在了清子雪白的上衣上,隔着衣服握住了丰满尖挺的乳房,这只手揉捏着乳房,从轻到重,然后逐渐移到乳头上用力地捏着。
在这种挑逗下,清子浑身颤抖、呼吸加快、胸口起伏不定,本能地抓住了大野的手,要把它推开,但是大野却更加用力地揉捏着。看到清子还不肯就範,大野一边继续挑逗,一边低头在清子耳边说:「不要再挣扎了,现在不是装清高的时侯,我知道你想要作爱。想想自己的将来,乖乖地合作,我不会亏待你的!」
听到这些话,清子停止了所谓的挣扎,但仍作出不情愿的样子,双手抓住沙发扶手,头和身子靠在靠背上,但是在大野的挑逗下,不久就发出了迷人的呻吟声。
大野看到清子已经成了自己的俘虏,于是开始了更进一步的进攻。他开始动手解清子上衣的衣扣,一个、二个、三个……直到全部解开,衣服下面只剩下一条又小又透明的丝製乳罩遮住了两座高挺的乳峰。
看到这半裸的肉体,大野的呼吸加重了,接着把手伸到清子的背后迅速地解下了乳罩,顿时洁白全裸的上体呈现在大野的眼前。这真是上帝的杰作,尖挺的乳房如此白晰丰满,红红的乳晕、尖尖的乳头,让人看了心神陶醉,让人想去爱抚、佔有。
此时大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,他扑到清子的身上,一只手搂住她的裸肩,另一只手握住了一只乳房,使劲地揉擦,而他的嘴却含住了另一只乳头,从乳头到乳房、到胸脯、到肚脐,一直到清子的脸蛋和香唇,不停地亲吻着、吮吸着。
此时,大和清子已经被挑逗得完全兴奋起来了,双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大野的腰,身子不停地扭动着,配合着大野的动作,她那诱人的小嘴与大野野性的双唇紧紧地黏在一起,她那蛇般的细舌伸进了大野的嘴中,勾住了他的舌头。
正当清子享受快乐的时侯,大野突然站了起来,清子诧异地望着他,正想询问,大野却抢先低低地命令:「把腿抬起来!」清子顺从地抬起了左腿,大野一把抓住足髁向上抬起,并用另一只手脱掉了清子的高跟鞋和短丝织袜,裸露出白嫩的左脚。大野仔细地欣赏着,一只手托着足跟,用嘴轻轻地吻着,另一只手顺势向下抚摸,抚过纤细的小腿,然后是健美的大腿,然后狠狠地一掐,这一掐使清子一阵痉挛,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一滑,左腿又向前伸了一下,顺势把右腿也抬了起来。
大野看到清子如此合作,更加兴奋了,他先把清子的左腿架到自己身后的办公桌上,然后又抓住了清子的右脚,同样脱去了鞋和袜后也架到了办公桌上,并把两腿分开成很大的角度,然后站在清子两腿之间欣赏自己的杰作。由于双腿高高抬起,清子的黑色长裙已几乎滑至大腿根部,加上洁白裸露的乳峰、起伏的胸脯、娇美红润的脸蛋和诱人的喘息,构成了一副渴望性爱的图画。
大野弯下身子,抓住清子的裙子,又命令:「屁股抬起来!」清子很听话,双手双腿一齐使劲把屁股抬离了沙发,大野就势把长裙拉到了清子的腰间,露出了她保护阴户的那小小的黑色丝织女式三角裤衩儿,小小的三角裤遮不住那密密的阴毛,黑亮的阴毛在三角裤旁微微颤动着,这是女人的禁区!大野的手现在正伸向这个禁区。
大野抓住三角裤衩儿正要撕裂它,清子却一下抓住他的手,急急地说:「别撕,这很贵的!」大野打开她的手,淫笑着说:「没关係,你只要跟了我,我什幺都可以给你买!」听了这话,清子只得再次放手,任由大野撕裂了她的三角裤衩儿。
裤衩儿撕裂了,清子那迷一般的阴户裸呈在大野的眼前,密密的、黑黑的阴毛遮蔽着神秘洞穴的入口,两片阴唇温柔地合拢着。从刚才看到尖挺的乳房起,大野就怀疑清子是处女,如今看到了她的美妙的阴户他就更加肯定了,他用一只手抚摸着阴毛,并不时地挤按着阴户,而另一只手又握住了一只乳房,有规律地挤捏着,并不时地弹着乳头;而他的脸却贴近清子的脸,淫蕩地说:「还是一个处女,非常好!好长时间没有玩处女了,今天可以好好乐一乐了!」说完轻轻咬了清子的鼻尖一下。
此时性慾正旺的清子无暇再顾及其它,只「哼」了一声,就不停地扭动着屁股,配合着大野手上的动作。大野蹲下身子,拨开阴毛,用手捏住两片阴唇轻轻向左右掀开,一股处女的气息扑鼻而来,鲜红的洞穴就在眼前,大野一下子把嘴盖在了上面,疯狂地吮吸着,舌头不停地向阴道深处进攻着。舌头太短,于是他抬起头把手指捅进了阴道,手指更加疯狂地在阴道里搅着、抠着,使得阴户从未受过如此抚弄的清子再也受不了了,她剧烈地抖动着,低声地呻吟着:「不要再折磨我了,快点进来吧!」
大野看看时机已经成熟,就站起来解开裤子,掏出自己早已勃起了的阴茎,準备插入清子的阴道,戳破清子的处女膜,佔有这美妙的胴体,为自己再增添一个性奴。
可在这时,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,大野一愣,极不情愿地拿起电话。电话里传来了女秘书的声音:「大野先生,董事长请您过去一下。」大野懊恼地答应了一声,看了一下眼前赤裸的美人,无奈地挂上电话,吩咐清子:「穿好衣服,先出去工作,晚上和我一起走,找个地方好好玩玩!」没有办法,清子只好穿好衣服,整理一下头髮,稳定一下情绪,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缓缓地走出了办公室。
下班以后,清子随大野来到了一个叫「爱之屋」的旅馆,(此处因转格式丢失了一部份内容。)
清子几次採访黑木部长都是匆匆而过,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东西,但是她并没有放弃,又一次向黑木部长提出了进行专门採访的要求。几天之后,黑木部长终于答应在他的乡间别墅进行一次专访,清子得到这个消息相当高兴,準备大干一场。
到了专访的日子,清子特地打扮了一番,穿上了粉红色的上装,下身穿了深色的短裙,肉色长筒袜和黑色的高跟皮鞋,再化好妆,果然是气质非凡、靓丽动人。
清子来到黑木部长的别墅,出乎她的意外,黑木部长这次特别热情,很主动地请她落座,然后还给她倒了一杯饮料,还很合作地回答她提出的问题,採访进行得很顺利。但是到了后来,清子敏感地发觉到黑木部长的视线有些不对劲,他的目光总是不时地射向清子那丰满的胸脯和秀美的双腿,而且目光还总往大腿深处搜索,清子为了让採访能够顺利完成,只得被动地躲闪着黑木的目光。
黑木站起来倒了一杯饮料,但他没有回到座位上,而是来到了清子所坐的沙发的后面,清子预感到他要做一件大野曾经做过的事。果然黑木在她身后伏下身子,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问:「清子小姐,我回答了这幺多问题,你要怎幺样来答谢我呢?」
「黑木先生,您说呢?」
「我看这样就可以了!」说着,黑木把一只手放到了清子的脸上,轻轻地抚摸着光滑、细腻的肌肤,然后逐渐向下滑,清子本能地想要站起来躲开黑木的爱抚,但是黑木的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头,使她在沙发里不能移动。
「黑木部长,请你放尊重些……」她还没说完,黑木的手就伸进了她的上衣里,握住了一只丰满的乳房:「不错,你的乳房的确让我满意,比想像中还要丰满。」黑木的手有节奏地揉捏着丰满的乳房。
被意外羞辱的清子正打算作一番反抗,她面前的电视却开始播放她和大野作爱的镜头,清子立刻就呆住了。「怎幺样,我的小美人,是想让我把这片子播出去呢,还是让我满足一下呢!」清子知道自己又落入了一个性的陷阱:「好,我答应你,但你也要满足我的要求。」
「好,我的宝贝,我会让你成名的!」
交易已经达成,黑木拉着清子走进了密室。确切地说,这间密室应该称是色情宫殿,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裸女照片,还有许多黑木和女人作爱的照片,清子知道自己也将成为上面的一员。屋子中间放着一把靠背椅,黑木让清子坐上去,然后把她的双臂背过来绑到了椅子上,这时清子才知道黑木是一个变态色魔,但是事已至此,也只能任他蹂躏了。
黑木绑好清子,然后按动了旁边一个按钮,清子听到了摄影机的声音,她知道自己被强姦的画面将会被录製下来,她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有几架摄影机在同时工作着,从各个角度拍摄着自己。不知道这种情景要持续多少时间,清子知道只有放鬆自己才会减少痛苦。
黑木并不急于品嚐迷人的肉体,而是先欣赏着被缚的美人。清子被反绑在椅子上,使得双乳更加突出,在上衣下高耸着;两条漂亮的大腿露在短裙外,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格外诱人,只是清子把双腿併拢在一起,这好像是她的最后的反抗了。
黑木走到清子跟前,用手指托起她的下巴,看着这秀美的容貌,望着那惊恐的眼神,黑木得意地笑了:「宝贝,别那幺紧张,把双腿分开好吗?」说着,一只手就落到了清子腿上开始抚摸。清子没有办法,只好分开双腿,于是黑木的手顺着大腿就滑进了短裙内,先是揉搓着大腿的内侧,然后逐步向着女人的中心移去。
清子的内裤相当薄,因此当黑木的手摸到清子的阴部时,很容易地就越过了这最后一道防线,直接侵入清子阴部,抚摸着肉缝。阴部被黑木粗鲁地抚摸着,清子本能地有了反应,呼吸加快了,身体不由自住地开始扭动,而黑木的手更加恣意地玩弄着清子的肉唇,最后把手指插进了清子的阴道。
阴道突然被插入,清子不由得挺起了下体,黑木也藉机用手指猛插着清子,清子被折磨得痛不欲生。看着清子痛苦的样子,黑木更加痛快,这时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,在清子的脸上来回蹭着:「宝贝儿,感觉怎样?你现在想什幺呢?」
清子当然知道黑木想要听什幺,只有顺着他说:「性……性交。」
「我就知道你想性交,」黑木的手又伸进了清子的上衣,开始抚摸丰满的乳房:「你看,你的乳头都勃起了!」黑木的手隔着乳罩捏住了清子的乳头,有节奏地捻着:「宝贝儿,咱们的热身运动到此结束,下面咱们该好好玩玩了,首先我要欣赏一下你这美丽的肉体。」
说着,黑木开始淫笑,还随手拧了拧清子的鼻子,清子厌恶地把头转向了一边,这时她才发现,在她的周围又出现了几面镜子,不论她如何转头,都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被玩弄的样子。
清子的头髮已经散乱,由于黑木的两次侵入,上衣的钮扣已半数被挣开,高耸的胸脯、雪白的乳罩、丰满的乳房已清晰可见;清子的下体同样诱人,由于双腿被分开很大角度,再加上短裙已被撩到大腿根部,所以连遮住下体的白色小内裤也清晰可见。